深圳商报:城市需要舒适的空间

日期:2019-11-19编辑作者:党建工作

  深圳商报2月12日讯日前,“城市密度极限自由论坛”在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蛇口价值工厂举行。本活动由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主办,深圳市城市设计促进中心承办,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城市设计处处长张宇星、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副院长朱荣远、华南理工大学建筑学院城市规划系主任王世福、南京大学建筑学院院长丁沃沃、香港建筑中心董士/arQstudio 创办人陈丽乔、华中科技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董贺轩、人类学学者马立安、深圳市公共艺术中心主任黄伟文、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杜雁等人士出席,与现场观众从多学科、多角度触碰城市密度的极限。

分享香港 高密度城市发展经验

  陈丽乔为观众带来香港高密度城市发展的经验分享。典型的香港建筑包括商场、会所、普通住宅、别墅、学校等,甚至教堂上有办公楼,政府楼上面有图书馆、球场、剧院,很多公用设施集中和叠加在一起。室内的空间是微型化、百变的功能,街道作为市民的客厅。陈丽乔并以香港希慎广场作为很典型的例子,为实现业主减轻铜锣湾污染问题的理想,设计师将希慎广场整栋楼设计成城市的绿窗,做了很多绿化的空间,包括空中花园、空中农场等,以开拓更多的土地来源。   朱荣远谈到,大城市积聚度最高,发展机会最多,吸引力会很大,自然形成密度。密度背后更多的是社会问题、服务、管理,甚至某种文明标准都在里面反映。一个城市应该和它的发展阶段相关联,深圳的密度极限跟它所处的区域,比方说大鹏半岛、龙岗区、福田和南山相关,应该呈现出它应有的适应当时、当地的社会需求的密度状态,密度要分区。   黄伟文通过港深两地开发时长、消耗土地的对比,指出深圳密度很低,消耗土地过于粗放的结论。主张这种粗放的状态实际上还可以再加密,可以再提高深圳土地的使用效率。

深圳shopping mall密度应降低

  董贺轩对城市立体化系统有较深入的研究。他认为,不管做城市空中花园还是网络社会,都离不开城市地面。人们做空中的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找到一种地面的感觉,地面的交往,地面的社会。   张宇星谈到,“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社交网络兴起,大家都用网上购物,不到城市里面购物,就带来城市中心区空间人的密度减少。这就面临一个问题:密度是不是人的本性,人是不是永远需要密度?我觉得将来的城市还是需要面对面的,这种密度可能和空间密度不一定有关系,但它是真实的和人交往的密度。”   王世福认同网络促进了社会交往的虚拟空间,同时促进了面对面的消费。“我们在顺德、佛山做调研,随着网络交往频率的增加,咖啡馆和公共空间面对面的活动同样增加。我个人觉得今天讨论的极限问题还是回到我们能接受的生活方式的临界状态是什么。”   丁沃沃提出谈城市问题不是谈建筑,而是谈空间。“真正的城市资源不是土地而是空间,土地是有限的,空间才是规划和建筑这两个学科可以再创造的。现在我们把关注点放到物资上去了,其实空间分配才是空缺的知识点。我们的规划概念是平面的,我们的建筑是停留在脱离城市或者拒绝思考城市或者没有城市的乌托邦的状态,很糟糕。当我们坐在任何一个熟悉的街上,和老朋友喝咖啡,已然是我们最舒服的状态,城市还是要有可人的空间。”   马立安更关心人的“密度”。“特别高密度的建筑,最后准备给多少人用?我很怕深圳在实现美国梦,美国城市的梦是郊区梦,把社交、娱乐、人都塞进消费空间,消费空间叫shopping mall。而深圳现在有很多很大的shopping mall,美国梦用shopping mall解决城乡问题,深圳是完全在实现这个梦想。shopping mall其实不是城市的理想,它是郊区的理想。所以我希望深圳的shopping mall密度降低一点。”

本文由金沙国际会员登录发布于党建工作,转载请注明出处:深圳商报:城市需要舒适的空间

关键词:

信息时报:星巴克称部分门店糕点含食品添加剂符合中国相关规

金沙国际会员登录 , 信息时报2月12日A13版讯赛百味面包含“偶氮二甲酰胺”添加剂事件进一步发酵。中国星...

详细>>

中华儿女杂志:梁坤 为创业者搭建“聚光塔”

金沙国际会员登录 , 中华儿女杂志5月6日 编者:当今时代赋予了青年人新的机遇,同时,这个世界也越来越关注和尊重青...

详细>>

金沙国际会员登录广州日报:火箭科技走进厨房 智能家居不是梦

广州日报5月2日讯 家中无小事。科技的进步为人类家庭生活提供更多贴心的便利和偷懒的空间,让人们尤其是女人...

详细>>

中国教育报|特殊教育最大“瓶颈”是师资

“师资严重不足已成为当前特殊教育面临的最大瓶颈。”全国政协委员、第三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系教授余争平,...

详细>>